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算什么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宋尚节与灵恩派  

2014-09-11 20:36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宋尚节与灵恩派

——如何看待老一辈神仆对灵恩派的不彻底认识

灵恩派常常拿宋尚节、袁相忱等老一辈忠仆说事,强行把这些老仆人说成是他们一伙的,借此羞辱圣灵,也羞辱了神的忠仆。这些老一辈神仆对灵恩派的危害都有所认识和警戒,但是都不是彻底的反对,因为那时候在神的旨意中,灵恩派的邪恶还没有完全暴露,那一代的神仆面对的主要危机也不是灵恩派,而是新派神学、社会福音、不信派,传统文化习俗等等,所以他们对于灵恩派的让步不是我们应该效法的,而是要我们从中汲取的教训: 只要给灵恩派邪灵留下一点点余地,它就是得寸进尺,带进七个更恶的鬼来,彻底败坏这地这人。

 

宋尚节一九三一年底开始,得到神赐给他特别医病的能力,他常在讲道之后,为数十或数百病人一一按手祷告,得医治者以千百计,盲者明,跛者行,使敌对与批评者哑口无言;但他不高举医病,每为病人祷告前必要求其认罪悔改,将重点放在灵性的医治上。他医好了许多人,但主不医治他的病,正如主藉保罗医治许多人,却不除去他自己身上的刺一样。他曾看过数以万计蒙恩者给他写的信,有的是病得医治,有的是灵性复兴,有的是信主重生,有的是胜过罪恶,他在日记中摘录了一部分,极为宝贵。他有时在梦中祷告时说方言,有时在他讲道后,会众同声祷告时有人说起方言;但他从不高举方言,也不鼓励人说方言,他始终不走灵恩派的路线,却十分注重追求圣灵充满,为要获得爱心,和在传福音,胜过罪恶以及过圣洁生活上的能力。当灵恩派的人想影响他时,他常回答说:“圣灵最大的工作是爱心、圣洁与传福音的能力。”(这一段是藤近辉牧师的观点)

我们可以从宋尚节传记和日记中看到他对灵恩派的态度。

 

一九三一年五月十八日离常州返沪,尚节得多处邀请,何去何从,取舍不决。但环游布道团则决定前往青岛。计牧师问尚节能否同往。他直接答应了,因他早已得主启示,要他前往海岛工作,一听计牧师说是青岛,便断定这就是主要他前往工作的海岛了。

青岛很多“灵恩派”,都重视外面表现,如说方言,唱灵歌,见异象,作异梦等,认为这些表现才是圣灵充满的凭据。他们一听见主席摇铃开会,便奉行故意地大认其罪。尚节想帮助他们,想使他们既可得赦罪,又可得正常的灵恩,可是不知道帮助的方法。

到了丁立美牧师的故乡大辛町,尚节因灵恩派问题盘旋脑际,无心讲道,倒愿坐在台下听道。当计牧师在讲撒玛利亚女人时,尚节得发亮光。他写道:“圣灵充满乃是信者里头成为泉源,且流出活水江河来,直涌到永生。多少人渴了,不晓得去喝那取用不竭的活水,反而舍本逐末,不惜付上全力,背了笨重的器具,向那又古又深的井里去打,井里的水日浅一日,肩上的担愈来愈重,何时可得安息?渴了便汲,汲了更渴,渴,汲,劳倦,周而复始,何时安息?哦,弟兄姊妹,罪恶出去,活水进来,别担着罪担去打死水!上帝不是教你独善其身,在方言异象中自乐自足,乃要你兼善天下,成为中空而洁净的水管,把灵里的活水流涌出来,灌溉那枯干的生灵,使心田能结出灵果,所以‘舍’才是‘得’的惟一法则;倒空自己,顺服神旨,凭着爱心,去作见证,才是追求和持守圣灵充满的正当途径。”

 

宋尚节与灵恩派 - 我算什么 - 我算什么的博客

(一九三一年底),黄县的工作延长了一两天,即是平度县的工作耽误了一两天。可是那里的信徒并不徒然等待,而是在未到以前先开祈祷会。圣灵为主做了开路先锋,多人在晚祷时先行痛悔,预备好空虚的心,聚会的时间一到,圣灵便大大浇灌。

平度的巴牧师(Paryer)鼓励尚节为病人抹油祷告。尚节起初不同意,说他不会这样做。巴牧师责备他说:“圣经不是明言了吗?你为什么不信?”于是他“用强硬的办法”迫尚节为病人祈祷。尚节不得已,只有在主面前跪下,用油抹在病人额上,祈祷说:“奉耶稣的名医好你。”一个一个的抹完了,还不敢把眼睛打开,只问道:“有人好了没有?”巴牧师答道:“有”。其中有一位罗惠忱太太(戴玉兰),患全身瘫痪已十八年之久,祷告后即告痊愈,欣喜莫名,到处作见证,此后三年之内,她随时随地传讲主为她作了何等大事。她的丈夫罗惠忱也辞去中学教员职,到处为主宣扬以报主恩。于是复兴之火,由平度点起,燃烧遍山东全省。

由平度转往济南。旧地重游,光景声远胜从前。开会后,多人领受灵洗,或说方言,或唱灵歌,因此有人说尚节也是灵恩派。其实尚节并不注重这些。主早告诉他那不过是外面的表现而已。在济南三天,为时虽短,机会特佳,尚节在丹医生(Dr. Thornton Stearns)家里,接见了不少齐鲁大学的学生,引导了四五十人归向基督。

济南会毕,本来打算返沪,只因火车不通,只得改取海道,这使唤尚节有机会再到青岛,做第二次的培灵工作。在这里,尚节特别谨慎自己的教训,免得再被人误会他是灵恩派,并且再三告戒信徒勿偏重外表,尚要跑爱心的道路。

注:这位罗惠忱太太(戴玉兰)的儿子就是后来的上海市宗教事务处处长罗竹风,罗竹风负责在上海推动“三自爱国运动”,是王明道、龚品梅、倪柝声案的主要策划者,把毕生精力用在了三自事业上,双手沾满了圣徒的鲜血。

 宋尚节与灵恩派 - 我算什么 - 我算什么的博客


宋尚节与灵恩派 - 我算什么 - 我算什么的博客

(一九三三年三月)到了石家庄,计牧亦由沪到此,与布道团会齐。这里的神召会重方言,但能说方言者仍多伪善之辈,他们一样要倒空器皿,认罪悔改,与上帝和好。尚节对他们说:“一个罪人所需要的,不要说方言的灵恩,也不是其他什么灵恩,而是基督的救恩;没有对付罪,没有得到救恩,就去妄求什么灵恩,是危险不过的事,常常会因此上魔鬼的当。”石家庄附近教会之西人传教士,有二三百人前来与会;救世军亦有人来。他们在会中均大得帮助,回去以后,热心大增,对主言的信心亦大增。

 

(一九三四年)临沂的教会偏重灵恩,主张必先有灵性的被提,然后才可得身体的被提,于是聚会中有一种现象,唱歌祷告时常常忽有人仆地死去,然后又活过来,说是看见了异象。尚节领会时间,亦有人突然仆倒,他亦不加阻止,只在最后讲被提的真理,叫听众明白最要紧的还是爱心。于是多人蒙恩,领袖中亦有觉悟以前错误的;青年献身事主的,更有不少。

潍县所有的长老会联合起来,在乐道院开会,教友来者约二百人。此地有广文男女中学生有一二千人,可是前来听道的学生,多中场退出的,不肯悔改;直到最后两天,他们敌不过圣灵的感动,睡不着觉,只好打开棺材,约二百名相率自动由歧路归回,一变而为谦卑渴慕之信徒,开座谈会,彼此作证,且组织布道队四出工作。

乘汽车往平度,见复兴之火仍蔓延,新与会者颇不乏人,远道来的人还自备馒头充饥,五六十人同睡一房,但皆不以为苦,可见其渴慕之忱。曾有二三百人整夜祷告,故尚节一到即为五百六十人按手时,一般追求者便立即有了表现。但尚节对他们再三嘱咐勉励,不要注重灵恩,要保守圣洁,跑爱心的道路,会众为两个瘫子同心切祷,果然蒙主医好。

到了青岛,是为第三次,在浸信会对七八百人传讲。教会很合作,组布道队四十多队。有一人为群鬼所附,尚节与信徒们为他祷告,大家看到灵与鬼交战情况:认一罪,去一鬼,待群鬼尽去,灵才入驻。可是鬼群仍不肯干休,时时来侵扰,直至他肯负十字架作证时始告敛迹。

在烟台,西教士得某方面警告,说宋尚节已不传宝血赎罪的道理了,不圣洁了。他们不免有点戒心。惟以前蒙恩的一群并不置信,以为尚节不至如此反复无常。可是,为慎重计,他们特派代表二人,一中一西,前往青岛查个明白。二代表见尚节信仰如昔,急忙雇了汽车,把他接到烟台去。

烟台开会为期十二日,主与尚节同工,用神迹随着,证实所传的道。向来反对尚节的知识分子,现在多谦卑俯伏在主面前了。

 

(一九三七年)南京各教会联合,由尚节领会十日,此行最大的成绩,是认识了贾玉铭牧师,并协助他所设立的灵修学院。尚节本来以为贾牧师是灵恩派,不敢和他合作,现在看见院内属灵气氛浓厚,学生爱主热切,成见于是消除了。此后尚节在各地遇见奉献者,或想深造的布道团团员,都乐于介绍他们入这个信仰纯正的灵修学院。

到了杭州,尚节先声明不再责备教牧长执,只以爱心彼此勉励,故领袖都乐意与会。到会者还有西人及"小群"的信徒,于是苏州,宁波一带之门亦敞开,惜为战乱所阻,除海州外均未克前往。

跟着到洛阳,运城,许昌,信阳,正阳等地,在洛阳时,一瞎子作见证说:“你们在祷告时闭了眼睛,我却祷告中睁开了眼睛,重见光明。”某西人说:“这是上主之恩,并非宋氏之功。”尚节说:“阿们。”

到百家村的南关桃,在可容一千二百人的大礼拜堂开会,附近几十县的代表齐集,病人到者尤多。那里的西牧,曾将其爱女嫁与厨师(中国人),此时女及女婿也来听道,西牧接待他们俩,同桌吃饭,充分表现他谦卑,和蔼,圣洁,仁慈诸美德。

到太原,一位到车站欢迎代表,沿途称赞尚节历久不休,尚节作色对他说道:"我来此为的是荣耀主,现在还未讲道,你却把我荣耀一番,这是何意?"那人才止住。住在潘医生家,聚会则借一大车场搭棚举行,山西各县几乎都有代表出席,西教士也来请求代祷,可见其虚怀若谷。此间的西人为传福音之故,汉服汉食,与华人共同生活。一哑吧远道而来,赶不上开会,就痛哭起来。牧师就求尚节怜悯他,为他代祷。尚节说:“主用我,难道不能用你?”牧师说:“能。”尚节说:“那么,为他祷告好了。”他无法,只得为他祷告,果然蒙了医治,说起话来,开口称颂上帝。尚节说:“牧师,是不是主的忠仆都可彰显主的大能?以后再不要依赖宋某了!”

回上海后,准备到福州去,举行华南区基督徒布道团查经大会。本来北平要尚节去举办第三届全国查经大会,但主指示尚节:“有困难,有阻挡。”他只答应于七月初旬聚会十日,可是他们却偏要一月,答应了半月还是不肯。尚节只好辞以“日后有机会再去吧。”不少职员团员便因此对尚节不满,怪他“摆架子”;尚节也无法申辩。他抵沪时,北平战云弥漫,不久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主的指示这才为众人所明白。

 

(一九三七年八月)二十五日抵温州,当天下午却开始聚会,到者约二千人,使尚节觉得连日的旅途劳顿,并不徒然。病人请求按祷者多得痊愈,益使他深得慰藉。转往温岭,那里原有三四千名听众,且已为六百名代表预备了食宿,现因时局关系,临时取消。许多人因怕日机轰炸而不敢前来,那些自命属灵的灵恩派又不屑前来,以致初期到者极少,只一二百人。有十几位“传道”,大半老妪,既不识字,又未受真理训练,因此只知道讲异梦,说异象,根本不传圣经。其中有些人一受按手,即仆倒在地,以此即为圣恩!

这时到北方的路,看来已不通了,即使还通也非常危险。许多人规劝尚节不要到山东去。同时平阳,瑞安,南昌,福建等地都有邀请,在人看来,是应该南下,而不北上的。但尚节祷告求主清楚指示,请豁免赴鲁之行:“主啊!我所担的苦差够了,求他容我达乡里吧。”在温岭聚会的最后一天,祷告更为迫切。是晚,尚节做了一个梦。有一人对他说:“宋先生,你来,来我们北方工作。请你就去不要怕,一路可以平安,你放心来好了。我们这边有几千万人等着你,你来吧。”尚节醒了,就对主答应,愿意顺服,照原定计划到北方去。本来他已临时取消峄县济南,烟台的约会,今主已有明白指示,只好凭信心前往。北上须取道杭州,尚节,遂经泽国,路桥,而到黄岩,沿途无近代交通工具,只好乘船,坐轿,或步行。适管理全岭的内地会某西牧师刚来自烟台,使尚节如闻空谷足音,大得安慰。他也很为灵恩派担忧,与尚节大有同情。

途经新昌,顺便领会,讲哥林前书第十三章,使会众了解“伟大的爱”。这里有张灵,俞成华二君分任圣职;他们都是尚节所结的佳果。

到杭州,有信徒告诉他,有一辆长途汽车可直达山东。尚节听了不胜雀跃,连忙去买票定座,同时电告山东各地有关教会。

——以上内容摘自刘翼凌著《宋尚节传》

 

1933年)二月十三日到山东临沂,此地教会有三分之二变为灵恩派,因许多人没有文化,随有文化人错误领导。他们以狂呼为圣灵充满的表现,一人呼哈利路亚,全体都呼,速度之快令我吃惊,只能用摇铃止之。有一女说自己被提四十次,要求被提六十次。祷告时,有人仆倒在地死去,又活过来,说是看见异象。西人不以为然,退出另行聚会,这次双方都请我领会。

二月十七日早上有十多人问我,为何反对异象、方言?我说:“我不反对,这是第二要紧的,最要紧的是追求爱,追求有爱人灵魂的心,彼此在主的爱里合而为一。”他们疑团尽释,欢然而去。信徒真有饥渴慕义之心,每次提前一、二小时就来占座位,劝他们不要狂呼,他们也真顺服。这次临沂成立五十六个布道团,有七、八十位男女学生奉献作传道,我与布道团员合影留念。

在赴潍县途中,与三位姐妹谈及:(1)属灵的财宝即信心;(2)属灵的美丽即圣洁;(3)内心清洁,即能被圣灵充满,主在其心掌权,一举一动,非己乃主;(4)“看破”两字最有意趣,许多人只为能朽坏的打算,不为永远的打算。小儿所爱的,大人则看破之;属肉体人所爱的,属灵人则看破之。

二月二十四日到达潍县,由于广文男女学校的校长反对真道,只允许学生早晚各听一小时道,开始男生几乎无人肯听道,学生往往中场退出。我求神变五百学生为五百精兵,将他们心中罪恶的堡垒炸毁,有些信徒也为此整夜祷告,圣灵一工作,许多学生为罪自责,特别是男生已娶乡下文盲妻子,到学校念书又与女同学恋爱。

有一个女生叫其兄来,兄本是广文高中学生,但患了大麻风。他在后面跪着大胆认罪,我为他按手,他不仅重生,病亦蒙主医治。在见证会上,到会六百人,男女生坐到前面来献诗。九十七个男生组织一个勉励团。二百余人争作见证,许多病人蒙主医治。

三月五日中午到达平度,见到巴尔珂牧师,我与他谈三年所见之灵工。巴牧师出言谨慎,不肯论断人,专爱看人好处,值得自己学习。

有七百多农村代表自外地前来赴会,自备馒头充饥,五、六十人同睡一房,有的姐妹没有被盖,只好坐着以待天明。问她们苦不苦?她们说:“有耶稣就够了。”有二、三百人整夜祷告。当为五、六百人祷告时,其中有四分之三的人悔改认罪后,立刻得到圣灵的浸,青岛有许多人追求多年而未得到。莱阳有一位姐妹被提到天上,看见生命册上没有她认识的几位弟兄并传道执事的名,这些人得知后大受警责,在主面前痛哭认罪。有一个生而瞎的人,被圣灵充满后,到处布道,忽然眼能识路,但受家人逼迫,故又冷淡,以致再瞎。我深感到一个圣徒每日得胜比为道殉难者更难,因而想到家中的妻子所背负的十字架或许比自己更重。

三月十五日到达青岛,住在全国铁路督办赵德山家。他正想将过去的妾淑贞接回来,我劝他不可体贴肉体,不可作令人绊倒的事。神要我们负架,神所重用者即肯负架者,不负架者则失掉能力,当为主而活。此时淑贞来信,她自悔改重生离开德山后,信心依然坚定,还领家人得救。故及时地规劝德山是非常必要的。

三月二十三日,有宋姐妹带其姐来,年三十二岁,魔鬼控告她,要把她吊死。我先为她按手祷告,鬼不肯去,用了四十分钟帮她认了八、九十条罪;倒空后,她忽然醒悟过来,但心中仍有惧怕之心。圣灵告诉她:“主救你到底。”二天后,魔鬼告诉她:“宋尚节走后,要把你治死。”但当她表示甘心为主背负十架,为主作见证时,鬼离去矣!

这次在青岛浸信会对七、八百人讲道,教会很合作,组织了四十多队布道队,改变了只乐于听道,不乐于为主作工的缺点。

三月二十五日早上我祷告时不知不觉用方言祷告,感到圣灵的能力与我同在。由于胡遵理给烟台内地会教士说我已不传宝血赎罪道理,只知宣传自己。过去蒙恩信徒认为我不至于这样反复无常,因此派Moore与李继圣弟兄来青岛调查。他们来青岛了解后,急忙雇了汽车把我带往烟台。

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到达烟台,我与来看我的弟兄姐妹谈话要点是:“神要我们为他作见证,见证最有能力,神也特别赐福见证。”有一位老哑吧姐妹,自去年代祷后,不哑吧了,如今大胆为主作见证。

 

1937年)五月十日早上,感到自己体弱无力。南京会期又到,到车站,在候车时,劝汪兆翔牧师勿过于重视灵恩,太过未免出危险。当天下午与贾玉铭、竺规身、汪兆翔、毕咏琴、刘苏琴、寥恩荣、张周新、林兴年把灵修院章程通过。为各地布道团培养人才,不偏重灵恩与仪式,念两年半课程,半年实习,训练传道人既要有圣经真理的知识,又有从圣灵得来的能力。

贾牧师带我去参观未来的校址地皮。我过去以为贾牧师是灵恩派,不敢与他合作。参加了他们百余人的祷告会,祷告精神极佳,许多人还禁食祷告,学生爱主之心热切感人。我述说近来九处工作经过,特别指出工作不是靠血气,而是靠祷告与撒但打仗。内地会重视布道工作,但轻视人才之造就;美以美会恰好与内地会相反。我答应给各地布道团长写信,介绍愿终生事奉主作传道的人,来南京灵修学院受造就。

这次南京各教会(圣公会不在内)请我在城中会堂讲道。南京教会冷淡到如此地步,令我为之流泪。蒙恩者只有四百多人。

注: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51609586/这次宋博士看走眼了,灵恩派终究是靠不住的。十多年后,宋博士的大女儿宋天婴在贾玉铭的灵修院读神学时,看到贾玉铭对三自的妥协苟合,毅然与贾玉铭牧师决裂,到北京与王明道先生走上同一条战线,不久被捕,判了20年徒刑。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3f5fd62a0101et8n.html

 

1939年)十月十七日晚上到了安汶,二、三百人涌到码头要看谁是宋尚节。因为有西人告诉安汶教会,我只高举耶稣,不搞宗派,故省长下令,各甲长送材料来建亚达棚子,建得又快又便宜。圣灵会牧师提出如听道不合口味,则禁止教友来听。当我祷告时,有一圣灵会友大呼哈利路亚!像要发疯。这里的教友都抽烟。有四个人一起签名给我写信说,如讲天堂地狱,要与我当场辩论。五旬节会二百余人一来就先占好位子。我只有向主祷告:“求神抓住这四个人,父啊!谁能与你辩论?我准备负架,被赶出境。父啊!赐我忍耐与健康的身体,听众也许一天比一天少,但要忠心传道至死。”

余弟兄拿一人攻击我的信给我看,我说:“行事正直,什么都不怕,神要我在各海岛作工,必自封住狮子的口。”

Deirin夫妇向我作见证,如何蒙召到安汶来工作,每月50盾。附近有五十个海岛,很少有人听到福音。Deirin谈及灵恩、方言之必要。我表示不赞成,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追求圣洁与爱心。

十月三十日晚上,听众一千一百人,许多人站立着听病人作蒙医治的见证。我由于痔疮痛苦,只得坐凳子讲道。六百七十五人悔改。有一荷兰人因为失业,请我为他祷告,第二天忽然得电报,有人请他作飞机师。他非常快乐地作见证。离安汶时,四百人哭泣相送,许多教会领袖前来向我道歉。我送一节圣经给他们。“我留下平安给你们,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,我所赐的,不像世人所赐的;你们心里不要忧愁,也不要胆怯。”(约1427

到了船上,一个信心会女信徒谈笑到夜里十二点半。由这件事我得到提醒,多言必败,叹息自己常好说无意义的话,不能造就人。圣经上说:“但在教会中,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,强如说万句方言。”(林前1419),今后要学习在神面前安静。

——以上资料摘自《灵历集光》

 

参考资料:

宋尚节传(刘翼凌著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z4uwpqpAnuiVR

灵历集光(宋尚节日记摘编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z4uwpqpAnuiWa

五十年来(王明道前半生自传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AcUgXgXrKukx

吴维僔文集2(以巴弗主内交通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AcUgXgXr8Gwr

吴维僔文集1(以巴弗主内交通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AcUgXgXr2Ock

流泪谷中的百合花(袁相忱梁惠珍传记)

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z4uwpqpAnWl9B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